這一篇文章的下半段很難產,原因是:

    相較於現在要寫的後半段,15年的前半段我做的都是「體制內改革」,所展現的成就,更是符合主流大眾對於「體制教育革新」的期望,當然容易下筆。但是15年的後半段則逐漸轉向「對抗體制」,實際發展的過程中更涉及諸多負面經驗,為了減低可能再度帶來不好的影響,下筆間經常需要反覆斟酌,再加上個人眼疾需要調理,所以書寫的速度非常緩慢。

    幸好,有這次連假,終於讓我可以順利完工。謝謝您的耐心,還願意再讀下去。

 

    話說第8年,這一年,人文團隊開始分道:「適性教學VS. 適性教育」

 

新任校長得到基金會執行長的全力支持,結合許多領域專精教師團隊的努力,學校展現了體制內教學革新的豐碩成果,這個成果甚至實質地影響到目前最夯的台北市和平實驗國小的辦學規畫。這是過去累積了幾年系統化的教學與課程精進的合理結果。這類成果對於認同「學業成就取向」(VS. 「人類發展信念」)的人,是十分欣喜的。證之,近日和平實小招生的盛況,顯然,注重「學業成就導向」的「適性教學」仍然是當前教育創新改革的主流,也是政府的施政主軸。可惜,再優的「適性教學」仍是教師主導,學校用年級的平均樣貌,規範了學生學習的內涵與評量指標,教育成敗的認定取決於「孩子有沒有被帶著跟上國家課綱」的能力指標,若沒跟上則需補救教學,殊不知有許多孩子的天賦不在「部訂的能力指標」上,但在現在體制下,這些孩子卻被迫落入「學習失敗者」的迴圈。

因此,雖然比起那些忽略「適性」教學的一般學校,本校當時精緻化「適性教學」的成就,確實可以幫助更多學生。然而,這八年的努力,也只是翻轉了體制教育的一半而已,對於那些未能「及時」準備好「正常上課」的孩子,學校依然沒有給他或她適合的教育。所以,我認為另一半開始的理想路徑應該是把這「適性化」的精神與方法,移轉到專注於每一個孩子的「內在差異」,並創造「沒有課綱框架」的豐富環境,以協助每一個孩子滋養自己的內在能量,逐步開展他或她的天賦。

可惜,我這樣的想法和目標,此時的人文主政團隊並不認同。

由於理念日漸分岐,因此,他們開始尋求外部的專業歸屬,最具體的作法之一是,組織了「芬蘭教育考察團」,積極地向世界公認最先進的教育制度取經。同時也試圖減低我的主導權,特別推派一位與我相當熟識的基金會董事,私下建議我,並希望我專注於「行動高中」的經營,放下對「國中小」的掛念,多多照顧身體。可惜,這份美意,被我自己當時急切改革的意志給忽略了。更遺憾的是,在這兩股力量拉扯的過程中,未能遇到貴人提點,沒能在「共好」的精神下,協調出一個1 + 1 > 2 的機制來。反而落入即將失去「翻轉體制主導權」的擔憂之中,因而逐步走向下一年的「董事會議大衝突」的「經營權之爭」。

現在看來,這個事件是「內部」之爭,最終結果是付出慘痛代價地保住人文展賦教育理念在基金會的主導權; 而,去年開始的「陳情案」,則是外部的挑戰,是基金會與政府的對話,到目前為止,則是基金會輸掉了經營權「被解約」。

 

9年,人文團隊正式決裂,我和多位同事坐困「刑責」

 

面臨校長任期即將屆滿,當時主政者準備提議延長,董事會議成為關鍵時刻。不幸,當時我未能妥善處理隱藏的反對力量,1001229日董事會的臨時會,引爆了強烈的衝突。最終,雖然勉強穩住了學校的運作,但我個人及部分老師卻牽連了三項刑案,其中「圖利行高」及「背信於台中設分校」兩案均無罪,唯獨「詐領教師薪資圖利基金會」案,因兩級法官均未能接受辯護律師所提「大水庫」的論述。雖然沒有「任何一分錢」進入私人口袋,我及另外四位同事最終仍然被判決四到六個月的徒刑,其中兩人緩刑,三人易科罰金。這件事延續了兩三年,又連累這麼多人。身心著實受到極其嚴重的打擊。幸好,當時自己能轉念,除了維持行高及調育中心的工作外,開始用更多時間投入於「展賦教育」體系的建構。

 

10年,兩派分治,雖以「有機體家族」保存生機,仍深疚於自己領導失能

 

經過董事會衝突事件的影響,學校明顯地分成了兩派,要讓不同訴求的教師與家長在同一學校裡共處,需要找出一套「妥協」的方案。最終依老師及家長的意願,學校大致分成兩種系統,一為有機體家族外,另一為常態家族。雖然在執行上,仍然爭議,總算把兩種力量分隔在不同的族群上,使得朝向「翻轉體制」的「有機體課程模組」能保有生存空間。

只是,在這一兩年中,幾位核心教師精力被分散到刑案的應對,同時我個人又涉及三大刑案,自然不適合主導教學精進工作,因而,學校教學品質大受影響。回想起來,令人心痛,不管如何,雖然自己當時也已精疲力竭,但作為基金會的創辦人,整個過程我仍應概括承受,對於自己未能洞燭機先,提早因應,導致這麼多人受苦,我深深覺得慚疚不已。到目前為止,我依然沒有勇氣去面對這一段經歷。

 

11年,我和人文國中小距離最遠的一年,但「有機體」的親師生持續努力中

 

因為行高移師附近的自來水廠園區,加上疲於奔命應付刑案,我幾乎很少出現在人文國中小校園。所幸,校內有機體課程模組激發了家長大力支援的力量,穩定地維持了翻轉體制的運作模式,而國中部的行動模組學生雖然不多,卻也是延續人文展賦教育系統中「七年制行動中學」精神的火苗。

 

12年,基金會續約,人文展賦教育系統架構完成

 

這一年,本基金會再度與縣府簽訂「宜蘭縣立人文國民中小學校務委外辦理契約」。同時,政府也以專案方式辦理教師介聘,使得不願意留任本校的數位正式教師得以順利介聘他校。可惜,新聘教師雖無過去包袱,卻也少了年資歷練。幸好,留下來的家長們大量的投入,才能稍稍維持教學現場的品質,顯然,教師培育與課程整頓的工作,已是當務之急。

是危機也是轉機,由於這兩三年,我減少教學現場投入,有較多時間認真建構「人類發展任務型」「展賦教育」系統。在這一年,完整架構終告完成,我便開始在學校的師培課程中,逐步介紹這套系統。相較以往單一使用「適性」概念來引導學校運作,這時推動的「0-26+」四大階段的展賦教育,兼顧了「天賦開展」及「性格調育」,十分完整且具體明確,尤其,許多中生代的主流教師在經歷了幾年來「適性教學」與「適性教育」之爭的困境後,自然會珍惜與重視現在所建構出來的本土化完整系統。這種教師心向轉變的氛圍,明確穩定了學校辦學理念的方針,也是推動「翻轉體制」,朝向跳脫課綱框架,落實「適性教育」的核心力量。同時,更是在面臨「解約」挑戰時,校內教師們展現全體一心的關鍵。相較於五年前,校內清楚分成兩大陣營,現在的團結一致,至少反應出「展賦教育」作為「翻轉體制」的理論基礎已經取得共識。

 

    13年,全面推動「行動學習」翻轉「考試體制」初步落實展賦理念,卻也埋下「解約」事因

 

因為早在四年前的內部衝突事件後,國小部立刻帶入「有機體班群」的策略,課程與師資大致穩定。然而,國中部則因過去兩年均交由教師們用個人專業,獨立帶領歸屬於自己的學生,而不是沿用小學部二至三位老師共帶「家族」,以致於缺乏整體組織的管理。為了統整全校國中小的師資與課程,我開始積極參與國中部的師培、課程規畫及學生班群管理。同時又為了推動展賦教育七年制行動中學的理念,更以「全面行動化」的課程模組來帶領國中部的運作。

由於「行動」課程外出的費用是一筆額外的開支,對於單純因為「人文國中小」是「公立」學校中最為開放而選擇讓子女來校就讀的家長而言,的確是意外。因而,以「六、七年級為行動班群」的訴求,自然引起了部分家長的不悅,甚至也累積了「陳情案」的能量。檢討起來,在執行上,忽略了提供接受除外的明確「個殊性空間」,甚至,即使是在八、九年級班群階段仍保留了「定向A(升上一般高中職及五專的課程導向),但對於看不到「行動學習」價值的家長,六、七年級的「全面行動化」像是「強迫中獎」。這種困境又關聯到「公辦民營」經營者理念與公立制度如何維持平衡的議題,因為縣府不認同基金會推動行動學習的作法,自然也成了違約的項目之一。

此外,為了徹底解開掐住國中生脖子的會考」,讓國中學生不必全面性地投入學科領域的考試準備,這一年正式設置了與「行高」合作的「8-12」五年制的「同儕影響力混齡課程實驗班」。慶幸,由於有這個班的存在,「翻轉體制」才成為可能,因為不必準備會考,孩子才能有時間真正投入個人天賦探索與開展的學習路上,父母親也才能安心讓孩子放棄「課綱」規範,不需專精於各學科領域的學習。證之於剛剛結束巡演的「爸爸媽媽怎麼了」的舞台劇,實驗班的孩子們分別擔綱了台前台後的角色,所投入的時間與精神,絶非常態學校需要照領域排課上課的學生所能展現的。此種「PBL」的課程模組也是近日眾所公認教育創新的主要型態。例如,親子天下--「教育創新—2018最新募集」就強調了「4P—Project(專案)Passion(熱情)Peer(同儕) Play() 」的精神。

整體而言,這一年雖然是在展賦教育系統中,跨了一大步,以「行動」課程取代了「領域」課程,以「五年制混齡實驗班」,去除了學生面對會考的綑綁,確實成就了「傳統國中體制」的翻轉,但因此所引發的「陳情案」,卻也讓這種翻轉面臨「曇花一現」的困境。

 

14年,設置親師緊密合作的「家庭天賦班」,徹底關注個別差異,卻也惹出「分化」的爭議

 

鑑於多年來總有部分家長在子女入學後才發現與學校理念有許多不合,導致親師合作上出現很多難題。因而,學經處特別強化家長入學前的成長課程,投入了大量的師資在這項工作上。就我觀察,這項措施確實提昇了家長與學校合作的品質,但也因受限於人力,使得等待轉入學的時間變得比以往更長,似乎也影響到社會觀瞻及期待入學家長的心情與意願。面對這個困境,我認為應該從學校學習型態的多樣性著手,放寛家長對於學校理念熟悉的要求,但必須提供依理念認同深淺不同,可以有不同選項的機會。所以,著手推動「家庭天賦融入學校課程實驗班」(簡稱準悠家)的規畫。

設置準悠家的目的在於提供學校家長根據家庭的個別狀況選擇不同的學習模組,就像一般餐廰都會提供ABC之類套餐,以滿足不同口味的顧客一樣。也像一般學校有「美術、數理資優、音樂、體育、語文資優、技藝」等各類班級的設置一樣。可惜,原本用意在配合家長可以根據自己想要投入的資源與精力來選擇適合的家族,也就是在學校提供的基本課程配置之上,家庭的目前狀況允許多投入學校課程的,就請選擇「準悠家」。如果家長覺得學校的基本設置已接近自己的期望,或短期內不允許多投入時間,則可以維持現狀。只是,這樣的分組,竟也成了「陳情」的訴求。

事實上,展賦教育的核心面向之一是「性格調育」,而調育的關鍵在於家長是否作好「個人改變」的準備。「準悠家」要推動的目標之一就是落實「性格調育」的教養合作。配合家長志工的協助,蒐集每位學生「0-5」歲的「生存動力」發展狀態,由我帶領調育組的老師們進行「深度的親師諮詢會談」,參考家族教師及調育組老師在課堂上的觀察,提出了「調育策略」並追踪執行狀況。在這過程中,多數的家長都會面臨個人性格及價值系統受到挑戰的議題,甚至還會期待準悠家的家長們透過課後的不同互動方式之組合,來調整孩子的「人際議題」,顯然要加入這樣的家族的確需要相當的理解與準備。然而,這也是「翻轉體制」中最為精緻的部分,就是真正做到每一個孩子都能從最早出生的個別性的發展受到關注開始,並據以發展出個人的學習模組。

這一年除了上述家長入學課程及準悠家的籌備外,學校最大的任務就是準備當年的「學校評鑑」。最終,由於本校轉向展賦教育的模組雖已建立,但仍不夠精緻,同時也和「九年一貫」課程漸行漸遠,評鑑結果以「甲等」過關。

 

15年,翻轉體制的「最後一年?」

 

這一年,人文國中小,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又再度大量地出現在不同媒體版面上。只是,這一次和早年風光不一樣,多數的報導都是繞著「解約」事件。本事件發生的概要,在我的部落格及臉書已有提及部分訊息。最新的發展是:去年1128日宜蘭縣政府教審會根據縣教育處的調查報告作成「與本基金會終止委辦契約」的決議。正式解約通知之公文則於今年222日寄達本基金會。接到公文後,基金會在多數家長及周樂生老師帶領的團隊協助下,積極委託大成台灣律師事務所及泰鼎法律事務所進行訴願及行政訴訟事宜。目前進度為33日完成「訴願狀」的遞交,319日向法院提出「暫停執行訴狀」遞件申請。322日本校周樂生老師為了協助保障家長的教育選擇權及教職員同仁的工作權,挺身而出願意以「自然人」的身份參加未來可能舉行的「人文國中小委外經營」的招標工作。

當然,面臨政府這樣的處置,整個人文國中小全體親師生的生活,自然受到了極大的影響,我個人也深陷其間需要充分的時間調整被打亂的生活步調。但是,在推動「翻轉體制」的任務上,我仍然沒有鬆手。

這一年是「準悠家」正式啟動的第一年,30幾個家庭充分發揮互助合作的精神,和家族老師建構了最佳的學習園地,這個園地正是真正「翻轉體制」的具體模組。

由於受限於政府重新檢視本校的收費情況,國中部的「行動課程」有受到一些影響,還好老師們也作了妥善的應變。至於實驗班的同學們,則更打起精神來全力投入「爸爸媽媽怎麼了」的舞台劇宜蘭基隆兩地四場的公演。令人驚喜的是,這四場觀眾幾乎都是滿場,觀賞後的回饋,對全體投入的人員包括演員、後台技術人員、家長、老師、演出贊助者、及劇團粉絲等都十分振奮,並激起明年再來的熱情。的確,經過深切的評估後,人文展賦劇團已有意願於明年三、四月間,可能再度推出像「我的未來誰的夢()」之類的舞台劇。當然,就體制的翻轉而言,這種戯劇課程的運作是成功的,也是一般體制學校課程所難以企及的。

回首這15年,政府一紙公文就要去除我個人投入身家性命所建構的本土化教育系統,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感受到那心中的痛?也許有人送了這首打油詩:「展賦蒙塵難伸志,受迫解約焉非福,脫困高飛練本事,寛天濶地任立足」,可當心情的暫時終結。

今年,真的會是翻轉體制教育的最後一年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老師 的頭像
阿貴老師

阿貴老師的教育路

阿貴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