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人認為宜蘭縣公辦民營的人文國中小很亂,應該收回公辦!

           這個論述來自人文國中小的幾位家長向縣府提出27項陳情(1項縣府圖利基金會)所引發的反應。陳情案目前造成雙方各有論述:關鍵在於100年宜蘭縣自治條例和103年中央條例有許多不同,而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理念跟著103,行動卻困在100。雙方對於契約與法令詮釋的不同,自應循行政或法律途徑處理,不在話下。而這一篇內容,是要回答:如果讓現在經營的基金會繼續辦下去,它對這個社會有什麼價值,廣大納稅人值得為它的存在而表示支持嗎?

 

     要回答上面的問題,可能有許多方式。

     這一次我想請大家來看看學校最真實的場景。以下摘自上週發生在人文國中小玩學班群(23年級混齡)老師的課程紀錄:

 

*******************

今天教學活動:以身體為根與莖,團隊一起合作,只要身體某部位連在一起,不限姿勢的狀態下捕捉氣球(水及養分)。因為小元想用劈腿的方式,而亦凡山山小車誤以為是全組要用一樣的動作,所以當下不斷批評小元亦凡更是把對此小隊的不滿意一次發洩出來,一直說「這小隊爛死了」,完全沒有想聽老師與支援家長的解釋(大家可以做不一樣的動作)亦凡情緒一高漲,小車山山也大力跟風(並小聲地用不好聽的詞罵小元,或用小元的名字開玩笑),三人一直針對小元,而小元當下也堅持她要用劈腿的姿勢。亦凡直接走到另一個小隊,說要加入,並且緊跟著新欣旁邊(由此處可知新欣對其有蠻大的影響力)小車也跟著說要加入(眼神不是詢問、而是我已經決定這麼做了)山山後來默默跟到小車旁邊,但也只是躺在附近,對活動沒太大興趣。

    此時小元已經情緒高張,停在原地不動,眼神充滿憤怒但忍著,丁丁已坐到小元後方的桌子上,搖頭表示不想要加入活動。

    原先想要兩隊競賽,當下老師立刻轉為兩小隊合作把所有的球捕捉回來。但小車新欣亦凡山山忽略規則,亦凡是想要收集到更多的球,新欣是想用更簡單的方式拿到球、山山小車看到亦凡新欣起來,就跟著起身用這種方式拿球。其他人都是繼續遵守規則。(亦凡小車山山可能是沒記清楚,但新欣應該是想要快結束這遊戲,因為新欣從一進來就躺在地上、指派位置時也選自己從頭到尾坐著的地方)

 

後來發生心士亦凡的氣球,而亦凡當下直接大力推開心士的頭,心士忍著淚離開遊戲場地坐回位置上。老師立刻中止遊戲,並請從頭到尾都專心投入課程的另一個小隊,以及小隊中專心投入課程的貝貝移到另一間教室參與接下來的活動。

 

小元與支援家長對談後,移到閱讀角自己坐著,丁丁表示沒有想參與隔壁教室的活動,所以留下來畫黑板。亦凡心士留下來處理搶球與推頭的事情,山山小車則是處理批評小元的事情。

亦凡心士推頭事件:
老師詢問:「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心士坐在講台邊緣,嘴角下垂、眼神略微放空,搖搖頭不太願意回想剛剛的事。

亦凡躺在講台上,一邊玩拖鞋,不回應,老師再重複問題幾次後,亦凡小聲地說:「他搶我球。」

「搶球,讓你有什麼感覺?」

「不舒服、不開心」

「所以心士搶你球,你不開心?」

!」

「那你覺得不開心之後呢?」

「推他的頭。」

心士聽到這裡,頭微下垂,眼眶紅。

問他:「被亦凡推頭之後,你的感覺是?」

心士很小聲地說:「很不舒服。」

此時亦凡還是躺著,我請亦凡坐起來看看心士的表情,他隨意看一眼後,又躺下去,說:「難過就難過啊,關我什麼事,誰叫你搶我的球。」

兩人不說話,我再重述亦凡因為心士搶球而不開心,所以推心士的頭,心士因為亦凡推頭而不舒服。兩人沒再說話,但表情較平靜。接著因為山山小車沒搞清楚被我留下來的原因,而在講台上畫黑板,所以我出聲制止,並請他們思考剛剛批評小元的原因。而這過程中,心士轉而走下講台躺在我的大腿上,亦凡起身趴在講台上看心士,看他是不是睡著了。然後,心士起身,坐在亦凡旁邊,兩人眉來眼去。

 

我詢問:「你們現在看起來跟剛剛不太一樣,有說有笑的。」

亦凡:「我們和好了啊!」

我:「你們和好了?」

心士:「對,我們和好了!」

亦凡主動伸手跟心士擊掌,心士也開心地伸手擊掌。

 

我:「那以後亦凡如果又碰到別人搶你東西可以怎麼辦?」

亦凡:我會先到旁邊冷靜。

我:「我們試試看好了!」
剛好亦凡手上拿著拖鞋,我伸手去搶,但亦凡只是笑笑的往後躺,我停止

我:「亦凡,剛剛心士搶你東西的時候不是這樣。」
(後來心士沒有想示範搶的動作,所以我繼續,而且用力、起身追搶)

我:「亦凡,我剛剛搶你東西,你都沒有打我欸。」

亦凡:「因為我躲開啦。」

我:「我有看到你把雙手舉高,讓別人拿不到。那下次別人再搶你東西怎麼辦?」

亦凡:「就躲開他啊」

 

轉向心士

我:「心士,如果下次亦凡生氣用打你的時候怎麼辦?」

(此時心士坐在講台邊,亦凡已起身直接舉起右手停在空中要打心士)

我:「好,那亦凡示範囉!」

亦凡一揮下去,心士馬上雙手交叉擋住亦凡的手,後續練習了兩三次。

我:「心士,之後有人要打你,你可以用這種方式擋他,保護自己。」

心士露出堅定的眼神。

 

之後兩人也沒有想到另一間教室投入活動,所以就留下來做竹葉小船(支援家長協助)

 

小車、山山、小元 (口角問題處理,略)

 

 

    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受到阿德勒心理學的影響很大,重視安排學生面對合理或自然的結果,並強調人際安全與人際技巧的指導。所以,上述處理學生衝突的例子,是人文國中小全體老師典型的處理模式。同時,學校也用相同的原理教導家長在教養練習使用。

 

**********

     看完上述的場景,我自己是很感動的,也是我們團隊持續奮鬥下去的主因。但我不知道您感受和看法如何?您真的覺得我們這樣做,是值得被支持的嗎?謝謝您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貴老師 的頭像
阿貴老師

阿貴老師的教育路

阿貴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