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自由嗎?

 

這問題很複雜,難以精確的回答。

但是,有例外…

我膽敢堅定的回答:「不自由!」, 如果,你問的是台灣孩子所接受的國民教育!

 

大約20年前,我曾經擔任國北師院的地方教育輔導組的組長,期間除了計畫性的到輔導區各國小提供教師專業成長與學校經營的研習課程外,也有很多與家長互動的機會。傾聽家長的心聲並回顧最早十年在國小任教的經驗,那段期間,我常浮現國小家長們卑微戒慎又憂慮的圖像:「每隔兩年都要求神、求佛、求主、求任何有力量可以幫助他的孩子進人好的班級」。兩年,對兒童成長的影響,難以估量,甚至許多的傷害是「回不去了」。

這情況,如果說有自由,大概只有可以「自由」遷戶籍吧!

 

在主流的國教系統中,教育當局還主導一件說起來清鬆的規範:「正常教學,照表操課」,實際上卻是傷害無數學童的框架:不少孩子的生命被困在難以幫助心智成長的教師主導課堂,這困境,也許來自老師的教學,也許是孩子的特質。但它都不是 教育!

然而,那些受困的孩子可以自由逃脫嗎?

三十年前,如果沒有台北縣直潭國小那兩位不怕被檢舉:開明的校長和包容的導師,我,沒把握,是不是還會有今天最年輕的政委—唐鳯?

 

15年前因為受到星雲大師的真情邀請,我從北教大借調人文國中小擔任校長。其中除了大師帶領佛光山系統投入教育事業,令人動容外。另一個讓我安心甚至激起我教育工作者熱情的關鍵是,當時宜蘭縣政府制定的「宜蘭縣屬國民中小學委託私人辦理自治條例」第15條:「受託學校,其組織架構,法規制度,員額編制,得自行設置」。因為這一條文,我以為我找到了台灣教育的自由路?結果證明,我太天真了,因為這份相信,我成了教改受刑人。難過的是:判決的理由之一是「便宜行事」。我想,當初推動公辦民營制度的先進們所期待於公辦民營的功能之一:應該有一項是把公立學校交給民間後,公部門受制於行政規範的僵化的系統,在公辦民營的學校中,有機會更有彈性的「便宜行事」,以因應孩子們的個別差異和多變的社會情境。不是嗎?

 

昨天的PO文,好多朋友給打了氣,很是感激,也很受用。

今天我再PO文,是想說,我個人還沒倒下,還想要找人繼續走下去。

我要的,不只是個人擔任教職的自由!

要的是,更多:下一代「學習的自由」!,

您一起來嗎?

創作者介紹

阿貴老師的教育路

阿貴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事實顯而易見,人文收費方式,不是便宜行事那是什麼?人文是教育單位,展賦是法人機關,但請問阿貴老師,從以前到現在,家長付出的金錢是給這兩個單位,能否由這兩單位出個收據或發票給家長? 而人文主要收費方式是給學校關係人私人戶頭,無法追蹤與查核,這種思維是法人機關應有的作為?

  • 訪客
  • 縣府糾正行文必需于法于理,便宜行事的結論必有引用法條與其論述,請公正並公平的對等呈現,讓見者有思考並能獨立判斷,若人文委屈,那完整呈現,更能凝聚力量,但若確實違法,請虛心檢討並力求改善,討論便宜行事,拉扯您之前的教育先知,兩者並無相關也無就於事實,您的面對態度,就代表了一切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